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章節正文
正文卷105、厲害啊哥(第二更求訂閱)
影帝重回十八歲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injtfwb.cn/book/xiangcun43/286074/ “什么是話劇表演藝術?”

    “或者說,它是一種什么樣的,與別的藝術不同的藝術?”

    “這么說可能有點繞口,那么,現在我提一個問題——”

    此時,在華戲的一間教室內,主講表演理論的姜海潮副教授,正在臺上闡述表演的分支——話劇表演。

    月1號報名,2號開始軍訓。

    寧遠他們這一級的新生,軍訓時間也就一周,其實真正的訓練時間只有六天,第七天上午匯報。

    下午休息半天后,第二天,9月9號正式上課。

    姜海潮是藝考的五位考官之一,學生們都認識,之前藝考時他的犀利言辭讓考生們印象深刻,也因此對他有某種敬畏情緒。

    不像秦莉教授,看起來很溫和。

    今天是第一天上課,所以全部學生都老老實實的認真傾聽。

    姜海潮環顧臺下,三十位本科生,以及十八位高職生,都在一起上理論課。

    片刻后,姜海潮問道:

    “哪位同學告訴我,話劇是什么與什么相結合的產物?”

    臺下靜悄悄的,這幾天都在軍訓,誰也沒心思去看這種理論書。

    再說了,考上華戲的驕傲勁兒還沒過,大學的新鮮感正高漲呢,有時間就是瘋玩,也沒人去提前預習。

    誰知道這家伙第一天的課就開始提問題。

    不少學生心里都腹誹不已,但臉上卻沒有絲毫不滿,反而都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垂下腦袋,眼觀鼻,鼻觀桌子。

    姜海潮教了這么多年,掃一眼就知道這些學生的心思,微微搖頭,道:

    “都沒有人知道嗎?”

    臺下靜悄悄,沒人吭聲。

    寧遠倒是會,有那么變態的記憶力,他看一遍就記得七七八八,再加上他有實踐經驗支撐,理解起來也比這些學生更容易。

    但這會兒大家都不吭聲,寧遠也沒興趣去出風頭,雖說能得到姜海潮的好感,但絕對會得罪全班人。

    大家都一個水平線,大哥別說二哥,彼此彼此。

    可你小子,竟然跟我們不一樣,簡直是另類、異端!

    這不是擺明了給老師罵我們的借口:都是人,你不會,為什么人家會?

    可寧遠不冒頭,偏偏姜海潮就找上了他:“寧遠,你知道嗎?”

    姜海潮也不是無的放矢,一方面這些學生里,他對寧遠印象最深,再一個,此時別的學生都緊張兮兮的低著腦袋,生怕自己叫到他們。

    只有寧遠,一副平靜的神態,雖說沒有仰頭看姜海潮,但也沒有像其他學生那樣低頭,緊張在他臉上根本不存在。

    正因為此,姜海潮才試探的提問他。

    而看到有了替罪羊,學生們緊張的心就放松下來,再次抬起頭,同情的看向寧遠。

    雖然寧遠是破格錄取,比他們牛,但他們也不相信這種理論的東西他會。

    尤其是羅飛軒,除了第一天看到寧遠翻過書外,軍訓這些天寧遠也根本沒看過,能會才怪。

    羅飛軒看向寧遠的眼神,多少有些幸災樂禍。

    之前還鴉雀無聲的教室里,再次有了些動靜,就像冬眠后都都活過來了一樣,有了低頻的嗡嗡聲。

    寧遠也沒想到自己被第一個點到,但都到了這個份上,他也沒辦法裝傻,于是起身道:

    “話劇是表演藝術與語言藝術相結合的產物。”

    一瞬間,嗡嗡聲被斷了電,一片死寂。

    在聽的學生沒想到寧遠竟然能說,跑神聊天的學生,則茫然四顧:什么情況?寧遠說什么了?

    短暫的安靜后,退潮再次涌來,學生交頭接耳詢問是不是正確,還有翻書的聲音。

    就在這時,姜海潮滿意的笑道:

    “非常好,回答正確。”

    他臉上一片笑容,好樣的,沒讓老師尷尬。

    果然不愧是被李雪刀特招進話劇院的人才,就是不一樣。

    而其他學生,臉上就懵逼了,臥槽這都會?

    你還是人嗎?

    而姜海潮又問道:

    “它是各種戲劇樣式中什么最強的一種?”

    “文學性。”寧遠不假思索道。

    “好!”姜海潮鼓掌,然后伸手示意:“請坐。”

    寧遠坐下,沒有志得意滿,沒有鼻孔朝天,一如被叫起來之前的樣子。

    對于他來說,記得這些又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

    而在別的學生眼里,就眼神各異了,佩服的更加佩服,看不順眼的嗤之以鼻,淡漠的人摳了摳鼻子:關我屁事!

    陳斯成就是后者,其實他也會,但他懶得去舉手,此時他正在桌上寫寫畫畫,看不懂的人以為他在打發時間。

    未來被稱為才子的這位,這時候跟寧遠一樣,99級新生,頭發留著這時候不羈的偏分,白凈的臉上讓青春痘破壞了整體。

    除了陳斯成,還有李光潔也在班里,這位這時候還沒成為粗糙漢子,放未來也能當小鮮肉,可現在老臘肉更吃香。

    坐在寧遠邊上的王宇,對寧遠豎了豎大拇指:“厲害啊哥。”

    寧遠好笑,淡淡道:“老師在盯著你呢。”

    “啊?”王宇一驚,回頭一看,死亡凝視!

    “嘶~~”

    縮了縮脖子,王宇趕緊低頭。

    報名那天,一上午寢室就他們仨,直到下午,第四個才姍姍來遲。

    名叫班贊,巧的是跟寧遠一樣,豫省老鄉,不過寧遠在南他在北。

    一寢室倆豫省倆京城,倒也有意思。

    唯獨讓寧遠想不明白的是,這小眼睛的小胖子上輩子拯救地球了吧?

    否則以他這形象…得虧報了華戲,要是京影、東戲這樣的,估計剛張嘴考官就會說:

    “好了可以了,下一位。”

    不過這班贊未來還真不是籍籍無名,畢業后進了人藝,在話劇界也打下一片名聲,也同時在母校華戲當老師,算是老戲骨。

    只是這個時候的他,看起來憨憨的,實在讓人擔心他未來能不能在業內混下去。

    上午的課結束后,姜海潮留下作業,讓他們自己去街頭觀察一個人物,下節課上臺表演。

    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表演專業教材很少,大部分都是實踐課,沒有答案沒有標準,看著來。

    而寧遠他們寢室里,除了羅飛軒不合群,王宇和班贊、寧遠已經打得火熱,下課后,他們以寧遠為中心向學校外殺去:

    “好餓好餓,開飯!”

    頂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冷漠貴王子杠上皇室拽   農女嬌艷:將軍,太生猛   花開淡墨   [古穿今]爛片女王   大太監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下载重庆时时 22选5一等奖金额 开心棋牌下载地址 夜浴赚钱 网上有极速快乐十分吗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 腾讯欢乐麻将2v2下载 j比赛捕鱼千炮版辅助 大世界彩票安卓 搜索吉林十一选五 亲朋棋牌手机版 库存布怎么赚钱 七乐彩复式投注速查表 快乐飞艇开奖统计 平面设计和编程那个赚钱 真实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ios赚钱软件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