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章節正文
正文卷124、絕了!
影帝重回十八歲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injtfwb.cn/book/xiangcun43/286074/ 因為鐘曉曼和李光杰的戲份少,不可能讓他們一直耗在這里。

    所以關于他們的戲,都在前面幾天集中拍攝,而不是按照劇情的脈絡。

    鐘曉曼的出場,是從割水稻開始的。

    在原版的里,這個侗族姑娘是在菜地里鋤草。

    而在寧遠前世的電影里,由陳好飾演的這個角色,則是是在稻田里打農藥,畢竟那是初夏,正是需要殺蟲的時候。

    但現在都快收割的季節,自然要符合實際情況。

    雖然鐘曉曼在城里長大,但學東西倒是挺快,鐮刀割稻子很快就掌握了。

    看到她有模有樣的在鏡頭前揮舞著鐮刀,霍建起微微頷首,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氣,笑了起來。

    因為能有現在的畫面,的確不容易。

    鐘曉曼這段時間主要學兩樣,一個是跳舞,再一個就是割稻子。

    跳侗族舞對她來說不在話下,難就難在割稻子。

    泥巴田里本來就不好走,又光著腿,彎腰下去,整個人都在稻葉叢里,稻葉刺拉著腿、劃著臉和胳膊,時不時還有蚊子等小蟲叮咬。

    一會兒的功夫,細嫩的小腿上就出現一條條劃出來的血痕,還有紅包,又癢又麻又難受。

    這也就算了,最讓她難以忍受的,還是螞蟥。

    當她從水里出來,看到腿上沾著那玩意兒的時候,嚇得花容失色,當時就一邊叫一邊跳起來。

    最終還是寧遠用煙頭燙,讓螞蟥自己吃痛松口掉下去。

    同時寧遠告誡鐘曉曼:“這東西不能硬拽,一旦扯斷了,吸盤留在傷口就容易感染發炎。”

    而這時的鐘曉曼,崩潰得大哭,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回家!

    在她抽抽噎噎的說了想法后,寧遠先是安慰了她一會兒,等她緩過勁兒來之后,才說道:

    “如果你熱愛這一行,就要學著適應它,因為以后可能會有比這條件更艱苦,更折磨人的地方,畢竟我們演員,演的是別人的人生,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比如《紅高粱》,大夏天在寧省的戈壁灘上,那滋味你完全可以想象一下,但那樣一部經典,現在看來受什么樣的苦都值得。”

    看到鐘曉曼怔在那里,寧遠繼續道:“如果你覺得自己不適合,現在退出也來得及,還可以重新去復讀,選一個自己喜歡的專業。”

    這就是故意激將了。

    偏偏鐘曉曼就吃這套,噌地一下站了起來,擦了擦臉上的淚痕:“你看不起誰呀,不就是割稻子嗎,人家都行我為什么不行!”

    說完,她就再次下田了。

    這幾天,她一邊崩潰著堅持著,一邊在寧遠的安慰中慢慢調整過來。

    倒是螞蟥,因為抹了風油精,再也沒有了,連蚊子小蟲子都幾乎沒了,只有稻葉刺拉皮膚,這已經比開始好很多了。

    此時的鐘曉曼,左手抓一把稻子,右手一拉一割,一把稻子就整齊的割了下來,然后放到身前的地里,動作頗為嫻熟。

    誰又能想到,她之前崩潰到想要逃離?

    當老二這條狗從田埂間跑過來的時候,穿著白底碎花小衫的鐘曉曼停了下來,甜甜的笑了。

    燦爛的笑容,不僅是走過去的寧遠,鏡頭前的霍建起他們,心里也都贊了聲:真漂亮!

    笑容是最美的,鐘曉曼過往無憂無慮的生活,讓她在此刻可以笑得透人心脾。

    在寧遠脖子上掛著的水壺帶子撞擊水壺的清脆聲中,父子倆由遠及近而來。

    戲里她認識父親,但卻不認識兒子,高大的兒子把身后的父親擋住,根本看不見。

    而鐘曉曼看到狗后,以為是她熟悉的郵遞員來了,但卻看到一個陌生的小伙子,讓她的眼神從驚喜變為疑惑和好奇。

    直到一個拐彎,父親露出來,但恰在這時,田埂上的一條引水溝,在他不查下差點踩空,趔趄了一下子,鐘曉曼再次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發出銀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

    一瞬間,剛剛抬頭注意到她的寧遠,看呆了。

    前世看電影的時候,看到這個時候的陳好,寧遠也看得目不轉睛,而這個時候,同樣清純漂亮的鐘曉曼,有過之而無不及。

    鐘曉曼從燦爛的笑容,到因為寧遠注意過來,她開始嘗試著抿嘴的收斂,變為靦腆的笑容,這種變化,和通紅的臉頰,都讓她拿捏得恰到好處。

    在藝考中,僅次于寧遠和王宇的第三名,鐘曉曼的領悟能力還是很強的,霍建起對她一點就透。

    來到跟前,害羞的寧遠踟躕著不敢上前,側身讓父親先過去。

    “大叔。”鐘曉曼清脆的聲音,同時落落大方的看向寧遠。

    “哎。”

    藤汝俊答應一聲,轉身指著寧遠:“這是我兒子,新上任的鄉郵員。”

    因為介紹,鐘曉曼更加大膽的盯著寧遠,反倒襯托得寧遠傻乎乎的,露出憨憨的笑容。

    “絕了!”

    監視器前的霍建起,低聲叫道,滿臉欣喜。

    這是兒子和侗族姑娘的第一次見面,但在戲里的口吻中,這個姑娘卻早就知道兒子,來源就是父親不止一次的提過:將來嫁到我們家,給我當兒媳婦。

    因為戲劇的巧妙化,所以他們來的這天晚上,有一個盛大的晚會——村里的喜事。

    侗族是夜嫁夜娶,載歌載舞。

    在篝火晚會上,兒子和姑娘也挑起了舞,玩得很歡快,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而在一旁邊喝酒邊看的父親,卻忍不住想起了他的往事,他和妻子的相識、相遇,到用自行車娶回家。

    但在這些年的忙碌中,妻子孩子都沒有享受到他的依靠,反而更像一個過客,父親醉了,也第一次哭了。

    第二天一大早,寧遠和鐘曉曼兩人一起生火做飯,歡聲笑語依然不斷,已然像是親密無間的一對兒。

    透過窗,看著廚房里兒子他們倆的歡顏,父親露出了笑容。

    但在離開后,父親問兒子對這個姑娘的感受,隱晦的了解想不想把她娶回家。

    但兒子卻第一次露出深沉的面容,反問父親:

    “娶回來,像我媽那樣,天天過著一個人的苦日子嗎?”

    父親啞口無言,看著兒子繼續前行,把他丟在了身后。

    而在寧遠他們拍這邊戲的時候,瀟湘電影廠的另外一個導演,也是這部電影的副導演,正在另外一個地方拍其他的鏡頭。

    頂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嫁衣·神攻   史上最悲慘穿越之明君攻略   家有惡魔弟弟   黑色契約,總裁寵你上癮   侯門嫡妻之錦繡重華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下载重庆时时 辽宁11选56胆拖5 免费版大话坑赚钱吗 阳光彩票群 彩乐乐双色球推荐号码预测 未来五年开什么店赚钱 棋牌提现 现金 真人 杰克棋牌官方下载 天吉彩票论坛 捕鱼捕鱼捕鱼捕鱼捕鱼 合一彩票首页 优酷上的游戏主播怎么赚钱吗 玩新蜀门怎么赚钱 江苏快三网址链接 体彩快中彩走势图 怎么定赚钱目标 天天捕鱼腾讯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