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章節正文
正文卷279、感動
影帝重回十八歲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injtfwb.cn/book/xiangcun43/286074/ 李雪刀裹著軍大衣,腦袋上扎著發髻,臉上貼著髯須,看臉是古人,看穿著是現代,今古傳奇。

    “您怎么在這兒啊,魯智深的戲,這會兒還沒您吧。”寧遠好奇道。

    李雪刀指了指另一邊的寨子:“分組拍的,我那邊剛完工,等著開晌飯,就過來瞅瞅。”

    “哦。”寧遠恍然,然后笑道:

    “我跟您戲份都挨著,接下來就是跟您走了。”

    李雪刀瞥了寧遠一眼:“你這皮膚,還是太白了點,估計那化妝師得給你加點料。”

    寧遠笑了起來:“只要不捯飭成卓杰那個包黑炭就行。”

    李雪刀一愣,隨后也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沒有太陽,陰天,還有冷風嗖嗖的吹,別說坐那兒,站那兒不停晃動都冷。

    可臧金生就穿著普通僧袍在那兒拍戲,也沒見他抖一下,似乎這氣溫對他來說不算什么。

    也可能,增肥后脂肪多,挺能御寒的。

    拍完一個鏡頭后,那邊的導演才看到寧遠,頓時嚷道:

    “寧遠,你來的晚還在那兒聊,還不去化妝做定妝!”

    瞬間,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剛剛寧遠來的時候,大家都在看拍攝,只有幾個人注意到他,而這會兒,都看到了寧遠,這個才剛入行兩年就名氣大盛的演員。

    他們的眼神不一而足,有好奇的,也有羨慕和嫉妒的,以及一些看不上的,倒不是看不上寧遠的成就,而是覺得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罷了。

    有些人就是這樣,看別人成功了,第一個念頭都是找他的關系、背景、出身等等與他本身無關的因素,就算找不出來,也會隨口輕飄飄一句“狗屎運唄”。

    當然,大部分人也只能看到結果,除了身邊人,都看不到過程。

    不過對于當事人來說,也沒必要在意,不服你咬我?

    更何況絕大多數也都是心里想想,表面上見了還得恭維一番,甚至都得巴結。

    就像此時,他們的念頭轉過后,就有一些人圍了過來,求交往。

    寧遠則笑著拱了拱手:“各位忙著,我先去定妝了。”

    說起來,在寧遠前世,花榮的角色是修慶飾演的,對比他飾演的花榮,他另外一個角色更為大眾所熟知,那就是胡君那一版的《天龍八部》,他在里面飾演慕容復。

    除了修慶,他的哥哥修革也一直跟他一起拍戲,因為修革長得沒有修慶好看,所以大部分都是小角色。

    在水滸里,修慶演花榮,而修革演青年高俅。

    而在天龍里,修慶演慕容復,修革演他身邊的家將風波惡。

    他們父親修正宇是豫劇名家,所以從小就在家學熏陶下開始學豫劇,修革學武生,而修慶開始胖,老師讓他學丑角,但當他瘦下來后,老師發現還挺好看的,就讓他改學文武小生。

    當他們學成進了劇團后,沒多久就成為臺柱子,但那時候戲曲已經開始走下坡路,正好一位香江導演看到他們的戲,就建議他們去演戲,然后他們去了香江,從替身做起,一直到最后打出名堂,正式當演員。

    這一次寧遠拿下了花榮的角色,自然也不會有修慶,倒是修革,寧遠看到他了,想來應該還是演的青年高俅。

    修革看寧遠的眼神怪怪的,大概在之前他們已經在爭取花榮的角色?寧遠這樣想著。

    重生后,這種事情經歷的多了,寧遠也沒想那么多,如果還抱著上一世的軌跡去走,那重活還有什么意思?

    就像看到殺生覺得殘忍,但動物是生命,植物難道就不是生命?如果整天想這些,干脆別活了,呼吸還是糟蹋空氣呢。

    定妝的時候,因為這出水滸是大劇,又根據歷史改編的,所以很多細節都有考證,比如妝容和穿著,所以這方面寧遠也沒瞎摻和,任由化妝師和服裝師捯飭。

    最后做完一看,的確抹黑了不少,不過眼神……依然挺亮,還是那么帥。

    當然,花榮是水滸一百零八將的顏值擔當,不服不行!

    就是有一點,寧遠那帥氣的秀發,被連根剃光,然后粘上了頭套,有些不舒服,不過寧遠想著,慢慢就能適應了。

    找導演和制片看過后,他們連連點頭,張紹林贊許道:

    “俊朗不凡,目有寒星,不錯不錯,跟書里描述的一樣。”

    任主任也道:“不錯,就這樣。”

    之前個別心里發酸的,看到寧遠現在的妝容,也不得不承認,看這模樣,這裝束,的確是演花榮的不二人選。

    這樣想著,他們腦海里又浮現寧遠在還珠里的簫劍模樣,發現還是滿頭頭發的更好看,也更英氣勃發。

    花榮主要有兩身服裝,一套布袍,一套盔甲戎裝。

    分別拍了定妝照后,寧遠才過去吃飯,而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已經吃過了,盡管剩下的幾盒飯還放在保溫飯箱里面,但這么大的箱子,又過了這么長時間,也都涼了。

    寧遠剛拿出來,正準備去找點熱水泡著吃,就看到李雪刀對他招手。

    跑到跟前,李雪刀把身邊一個保溫飯桶拎到面前:“吃吧,估計也不那么燙了,不過應該還是熱乎的。”

    寧遠接過來,觸手就是熱乎乎的,也熱到了心里,這讓他大為感動,剛想說話,李雪刀就擺了擺手:

    “快吃吧,拍攝挺趕時間的,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得開拍,你早點吃完也能消消食,要不然吃飽了立即活動對腸胃不好。”

    “嗯,謝謝您。”寧遠連忙道。

    擰開蓋子,寧遠才知道保溫這么長時間的原因——保溫桶有上下兩層,他把下層裝滿了開水,上層則是飯菜倒在一起。

    對于李雪刀這么長時間的提攜和照顧,寧遠只能把感激放在心里,他無論級別還是腕兒都比寧遠大,也沒什么所求的,根本輪不到寧遠幫他什么,寧遠只能有時間就打電話問候,或者上門看望,再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了。

    果然如李雪刀所說,寧遠吃完后沒多一會兒,劇務就拿著喇叭喊著開拍了,寧遠跟著李雪刀去了B組的場地。

    “既然你來了,就趕快熟悉劇情,下午第三場就是清風寨的戲份,你準備一下。”副導演陸濤對寧遠道。

    頂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叫你家長來   古墓王的絕世丑妃   嫡女,第一夫人   天變道   焚風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下载重庆时时 香港正版单双中特 中国高频彩 北京赛车pk10 天涯明月刀ol怎么快速赚钱 什么游戏5开能赚钱 深圳风采几点钟开奖 博远棋牌跑路 怎么靠广告联盟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特一码 澳洲f1赛车高频彩 彩票88安卓 囤五粮液赚钱吗 人民币棋牌游戏排行榜 福彩3d组六视频 葵儿唇釉代理赚钱吗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