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伊人何求 > 章節正文
正文第117章提及喜事
伊人何求最新章節目錄    http://www.injtfwb.cn/book/xiangcun48/284341/ 血液滴在藥罐里發出滴滴答答的響聲,桑榆愣在了原地,慕容墨翊直接紅了眼眶,阿君真是尹伊,就連在他面前,她也選擇也毫不掩飾這一點了。

    尹伊知道,慕容墨翊肯定猜出她是尹伊了,無所謂了,都生死與共多少次了,身份已經不重要了。

    直至手指不再流血,尹伊才收回手,從藥箱里取了塊白布簡單一纏,接著搗鼓起藥罐里的湯藥。

    炭火燒得很旺,在這個溫暖的春天里使得房間有些燥熱,草藥味更是彌漫整間屋子。

    熬得差不多了,她把藥渣濾出,接著在濃濃的湯藥里放了大把粉末狀的東西,又放到炭火上繼續熬,直到把湯藥靠干,只剩些黏黏的固體泥狀物。

    然后把藥罐放到涼水里驅除熱氣,這才伸手進去把底部的泥狀物放在掌心,搓了十二顆指頭蓋大小圓滾滾的褐色藥丸,放到了提前準備的一個手掌大小的木頭盒子里,均勻擺開。

    忙完這一切,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尹伊揣著木頭盒子走向了一直默默站著的慕容墨翊。

    她拉過他的手,將盒子遞到了他手中,道:“早中晚各吃一粒,四日后便可下床,后續好生調養,不出兩月即可康復!”

    慕容墨翊攥緊了盒子,另一只胳膊突然環住她的纖腰將她帶進了懷里,緊緊抱住。

    “阿君,我該如何感謝你?”他哽咽道,淚水奪眶而出,好像因為這個女人,他的眼淚總是不值錢。

    尹伊貪婪地窩在他的懷里,這是他們在險境里第二次擁抱,仿佛只有在此刻,她才能體會到自己的真心。

    “我突然覺得報仇沒有那么重要了,當下所擁有的才是彌足珍貴的。”她輕言出聲。

    慕容墨翊心里一顫,他剛剛說當下擁有的是指他嗎?他緩緩放開了她,盡管此時她的模樣依舊陌生,但是那雙眸子是屬于她的,溫柔又堅定。

    時間緊迫,千言萬語,他還是選擇了理智,“阿君,大恩不言謝,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嗯。”尹伊點頭。

    他拉著她大步走到柜子前,挪開柜子,打開了蓋板,道:“快走吧,過了今天,我會去找你的!”

    尹伊深深凝視了他好一會兒,終點頭,“嗯,我走了!”

    話罷,她快速跳了進去。

    慕容墨翊快速蓋好蓋板,挪回柜子。

    在熬藥這一個時辰里,已經有更多的兵力圍困了這個房間。只要御景帝一聲令下,他們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兩刻鐘后,慕容墨翊約莫著尹伊已經走出了密道,這才冷看了眼地上昏睡過去的太子袁晟,慢慢踱至房門口,打開了房門。

    瞬時間,無數刀戟全都對準了他,他眼睛不眨一下,道:“你們進去把太子殿下抬出去吧!”

    所有禁軍遲疑了一會兒,這才小心翼翼進去幾個人把太子袁晟背出了房間。

    “解藥已到手,帶我去面圣!”緊接著他又說了句。

    于是在大批禁軍的押送下,他步行著去了皇宮……

    包圍慕容府的禁軍是在半夜時分撤走的,家眷們松了綁,但仍是人心惶惶。

    御景帝吃了尹伊配制的藥丸后,身體瞬間恢復了生氣,留下慕容墨翊說了一宿的話,等他回到慕容府的時候天都快亮了。

    剛進慕容府大門,就遠遠看到兩個身影向他跑過來,嘴里還喊了一聲,“翊兒!”

    是大夫人和白芷,因為擔心他的安危,兩人一夜沒睡,不知跑出來多少次了。

    慕容墨翊心下一酸,疾步走了過去,當兩人面對面時,他發現趙氏臉上濡濕一片。

    趙氏心疼地握住了慕容墨翊手臂,從上到下仔細打量了一下他,更是淚水連連。

    慕容墨翊紅著眼眶跪了下來,匍匐下身子給趙氏磕了一個頭,“讓母親掛心了!”

    趙氏急忙拉起他,“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

    慕容墨翊又想到了老夫人,急忙問道:“母親,祖母可曾醒來?”

    趙氏點了點頭,“醒過來了,但還是很虛弱。我聽桑榆說了,是那個叫阿君的人為老夫人施了針,也是她救了我們慕容府。只是不知那人……”

    慕容墨翊急忙打斷她,道:“母親,此事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回房再說吧!”

    “嗯,好!”

    兩人進了落櫻苑大夫人的房間,面對面在床邊坐了下來。

    其實阿君這個名字,大夫人已經很熟了,前幾天慕容墨翊回京受傷就是為了救她。但是當時趙氏沒有過問太多,她把慕容墨翊訓斥了一頓,對阿君也是充滿恨意。

    如今阿君反過來救了慕容府,趙氏又是明理之人,自然對阿君感激不已。

    慕容墨翊把阿君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說阿君是護國公最寵愛的一個部下,為彧國做了無數的貢獻,因為受護國公牽扯才被御景帝設計追殺,并沒有透漏阿君的真實身份是尹伊。

    聽完后,趙氏拉住了慕容墨翊的手,語重心長道:“母親是愛臉面之人,一心希望你為官,你成為鎮國公后,我這張老臉別提多風光。但是經歷了昨日之事,母親徹底悔悟,再無貪戀之想,人若是成日提心吊膽地活著,就算再風光也沒什么意思。所以,辭官吧,我們回豐城,遠離順城這虎狼之地。”

    聽完這些話,慕容墨翊感動極了。他何嘗不想遠離官場,可是昨夜御景帝那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語讓他心軟了。

    一個皇帝縱使再狠辣,再無情,卻在你面前放下身段,傾盡懺悔話語,苦苦挽留,你怎能狠心拒絕?

    對,御景帝拖著病重的身子,用了一夜的時間勸他留下,他放下了皇帝的自尊,從繼位的艱辛到如今的太平,甚至還說到了對殺害護國公一事的懺悔……

    慕容墨翊攬過趙氏的肩頭,安慰道:“母親,昨日讓你受驚了,以后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

    趙氏趕緊追問,“那辭官的事?”

    “現下皇上病著,情緒不穩定,等以后尋個合適的時機我再與他說。”慕容墨翊笑著搪塞著。

    趙氏臉露不喜之色,急忙道:“發生這種事,慕容府人心惶惶,更是成了天下的笑柄,這鎮國公的官位坐著還有什么意思?”

    慕容墨翊猶豫了好久,才道:“母親,府內近幾日確實不太平,祖母身子也不好,但我有一喜事想說與你聽,就是不知母親是否認同是喜事一件?”

    趙氏心下一驚,看慕容墨翊的表情倒有些羞澀之相,急忙道:“什么喜事?快說與我聽!”

    慕容墨翊垂下眸來笑了,低聲道:“母親,我想與月嬋成親……”

    趙氏一聽這話,臉色瞬間陰郁下來,想到尹伊那單薄的身子和倔強的性子,還有那卑微的出身,與其說這是件喜事,不如說這是件囧事。

    趙氏再次拉住了慕容墨翊的手,嘆息道:“哎,為娘也不知說什么好了,你若是愿意,就娶了她吧!聽聞皇上還給你們賜了婚,就算是不知乎我一聲,我也無權阻攔啊!”

    慕容墨翊反握住了趙氏的手,起身跪在了床邊,道:“母親,翊兒希望您能真心實意地接受月嬋,否則,我絕對不娶!”

    趙氏看著慕容墨翊哀求的眼神,抬手捋順他張揚的墨發,最終露出了慈愛的笑容,道:“這才幾年啊,我的翊兒就這么大了,翊兒有擔當啊,母親欣慰!母親向你保證,月嬋進府后我會真心待她,真心實意地接納她!”

    慕容墨翊眼眶紅了,掙脫開趙氏的手,狠狠向她磕了三個頭,之后抱拳道:“謝謝母親成全!”

    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折騰,慕容墨翊疲憊不堪,身上的傷也是疼痛難忍,大夫人便給他在落櫻苑安排了一個房間休息。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的他迷迷糊糊聽到房外一片嘈雜聲,他艱難睜開雙眼,拖著疲憊的身子往門口走去。

    剛敞開門,就見二十幾個禁軍吃力地抬著七八個大紅箱子放進院里。慕容墨翊蹙眉,這些箱子里除了金銀財寶又能是什么?

    一旁隋公公笑容滿面地跟大夫人說著話,大夫人客套地招呼著。

    當看到慕容墨翊站在門口,隋公公趕緊貼了過去,娘娘腔道:“鎮國公,這些呢是皇上的一片心意,皇上說了,以后你們親如兄弟……”

    慕容墨翊看著隋公公那笑靨如花的臉,臉冷得沒有一絲溫度,道:“把箱子抬回去,就說皇上的心意我領了。國家危難之時,尚有無數百姓流離失所,食不果腹,衣不蔽體,這些錢若是用在百姓身上,定能收獲民心!”

    隋公公愣了片刻,很快又笑了,“鎮國公真是想得周到,可是皇上為了挽回您的顏面,我們這一路可是敲鑼打鼓過來的,這若是再抬回去,豈不抹了您的面子?”

    慕容墨翊冷冷笑了,“面子值幾個錢?我慕容墨翊從不知面子為何物,抬回去吧,不要再勞煩我的人跑一趟了!”

    隋公公老臉一紅,不自在地笑了笑,“那雜家這就抬回去!”

    “那有勞隋公公了!”

    隋公公的人一走,大夫人也算是寬了心,他們慕容府最不缺錢,皇上的錢像是燙手的山芋,用著不順手啊!

    突然慕容墨翊想到了什么,急忙奔向趙氏,道:“母親,現在什么時辰了?”

    趙氏隨口回了一句,“快午時了,怎么了?”

    慕容墨翊心下一慌,急忙往院外走去,“母親,我有急事出去一趟,午飯不用給我留了!”

    伊伊,我慕容墨翊傷不起,你一定不要再跑了,我這就去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婚非所愿   痞子空姐   畢茲卡王   易城之亭   失落的記憶之宿命之劍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
下载重庆时时